多了个弟弟

 2018/11/17 13:30  凌晨 《做人与处世》  (191)    

2009年7月11日,一个小可爱降临我家,从此,我有了一个小我8岁的弟弟。

出生不久的弟弟太萌了,我趴在床边看他,他睡着没两分钟就睁眼看看我们,露出好奇的神情后又睡了过去。妈妈告诉我,那是因为他刚换了环境,没有安全感。我心里想,真是惹人怜爱啊。

不久,他就制造了许多笑话。有一天,他睡在床上,邻居家阿姨在跟我妈聊天,我也坐在旁边。忽然,“嘭”的一声,瞬间我听到弟弟哇哇大哭,我妈赶紧去哄他,握着他的小手,说是被吓着了。你们猜,他是被什么声音吓哭了?嘿嘿,是他自己放了一个很响的屁。

弟弟上幼儿园小班的时候,我妈因为上班忙,就和她的一个同事合作轮流接孩子。有一天,我放学早,妈妈就让我去接。我接上弟弟和那个小妹妹,把带去的两根香蕉分给他们。他剥开自己的香蕉以后,站在玩木马的小妹妹边上,后来我才知道他等着帮人家扔香蕉皮。回来后我告诉妈妈,我妈笑着说:“完了,长大以后是个使劲疼老婆的,辛苦。”

的确,弟弟人缘极好,大家都喜欢跟他玩。两岁多时,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他跟我们说,以后我们都只能叫他“哥哥”,不能叫别的,从此“哥哥范”一发不可收。有一次,我妈的同事带着三岁的儿子到我家玩,两人玩着玩着,那个小弟弟情不自禁唱起歌来: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个哥哥……”就连跟我相处,他也常常以男子汉的态度自居。下楼买东西的时候会问我要不要帮我带吃的,和我抢电视的时候经常自我开导“姐姐住校没电视看,我就让让她吧”,然后把遥控器主动让给我。最有趣的是有一次帮我拿东西后,还挤眉弄眼跟我说:“不用‘三克油’。”

幼儿园两年,弟弟收获了一大拨小迷妹。我姨父逗他:“在新学校里找了几个女朋友了?”“一个都没有,不找了。”“哦?为什么?”“我在新疆有3个女朋友,可是妈妈把我带到了益阳,我在益阳,六一儿童节跟我一起时装表演的女孩子喜欢我,可是我妈带着我搬家到了长沙,全被我妈作废了。”“哈哈,没事,再找。”他摇摇头:“不知道我妈还会把我带到哪里去呢。”

某天早餐,我妈说试试传说中的牛奶泡米饭,还做了紅烧鱼块。弟弟边吃边问:“牛奶泡饭好吃,还能加藕粉不?”我妈笑着说:“还是别,太杂了味道不好,又不是喂小猪。”“为什么猪啥都吃呢?”我妈:“可能它不挑食吧?”“我也不挑食。”他马上说。“也可能它自己不能劳动,就没有选择?”我妈补充了一句。“哦,我知道,它只能吃我们的残羹剩饭。”“啥时候学的残羹剩饭?”“电视里学的。”……

有一天,弟弟说想要一个望远镜,他想看看月亮上面到底是什么样子。妈妈给她在淘宝网购了一个,东西到了以后,他自己在阳台上支起来,安装好了。冬天快来的时候,妈妈买了一个取暖的小太阳回来。一进家门,弟弟一如往常积极地拆开包装纸盒,利落地把小太阳的头和身子成功对接。看他逞能的样子,我就跟他说:“你还小,不能自己去插插座哦,需要的时候就让我或者妈妈帮忙。”为了以防万一,我顺便给他科普一下:“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插头不像电灯开关那样,它有这样的金属片露在外面,我们只用手碰触它塑料包着的地方,你这么小,万一没拿好,手指碰到这里,又正好接通了电的话,你就会被电……”“姐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电要从电线里走过来吗?”……

上次我放月假回家,弟弟被表姐带去她家玩了,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聊天。妈妈顺手帮我剥了瓜子。我感慨地说:“自从我弟出生后,你就没有给我剥过瓜子了。”妈妈笑着问我:“那你有没有后悔,当初和你爸一起强烈要求让他出生了,分走了我对你的关心?”“没有,因为他也会关心我。”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,有一个弟弟或妹妹,也许真的会如那些无聊的大人吓唬我们的一样,暂时分散一些父母关注我们的时间和精力,但是爱是不会被分割成两份的,而且世界上还会多一个人来爱我,并且与我共老。正如龙应台所说:“兄弟,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,倒像是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,虽然隔开30米,但是同树同根,日开夜合,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,与雨树共老,挺好的。”

指导老师 李晓辉

(编辑/张金余)

 赞  1
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7 − 58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