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驴流泪

 2017/02/11 12:09  伏海霞 《少年文摘》  (327)    

在经过院外的那颗梨树对,它忽然就站在那里不肯挪步,默默嗅着那里的泥土,仿佛闻着自己孩子的气息。

l

母驴是我家养的。记得它刚到家时,还是头桀骜不驯的驴娃子,调皮捣蛋,性子烈,常常因不听使唤被挨打,尤其挨我的打最多。因为我每一回赶着它去河里饮水时,它就疯了一样乱跑,到处祸害庄稼。我追,它跑。我停,它也停,而且抬起头远远地望着我,像嘲笑似的。如此折腾,当我好不容易将它赶上回家的路时,我早己累得筋疲力尽,上气不接下气。所以,我对这头母驴完全没好感,甚至有些恨意,常趁母亲不在时,偷偷将它棒打一顿,试图让它吸取点教训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发现它突然乖巧了许多,不再到处乱跑了,心里有些纳闷。母亲这时交代我说,母驴怀孕了,让我以后赶它去河里饮水时小心点,别让它受欺负。

母驴的肚子很快就大了起来,两边鼓鼓的,显得有些吃力。这期间,母亲没让它再耕地拉车,只把它留在圈里,好草好料供养着。因为父亲不在家,母亲对母驴的照顾格外小心,生怕母驴有个闪失给家里带来损失。她尤其担心母驴产仔时会有什么意外,半夜睡不踏实,就翻起来偷偷趴在墙头观察母驴的情况,看它没什么动静,又悄悄回来睡下。

2

直到有一天下午,母亲发现母驴在圈里打转,开始产崽。母亲开始只是偷偷地观望着,怕影响到它,后来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里。因为她看到驴娃子的一只蹄子已经出来好久,可其他部位还停留在母体里,始终不见出来。母驴挣扎着,样子很痛苦。母亲急了,忙吩咐我请来住在村头的刘婶。刘婶平时给村里的女人接生,母亲希望她能有办法帮助母驴。

刘婶凭她多年给人接生的经验,断定母驴这次凶多吉少。她吩咐母亲将母驴牵到门口宽敞的地方,进一步观察它的情况。母驴不停地在地上打着转,把光滑的地面踩得坑坑洼洼的,土渣乱飞。它喘着粗气,身上的毛全被汗水梫透。

刘婶看母驴折腾了这么长时间,已经筋疲力尽,流血也多,再耽误下去可能会要了它的命。她转身对母亲说:“驴娃子可能保不住了,咱还是想办法救母驴吧。”母亲心疼母驴,连连点头允许。刘婶听了母亲的话,卷起袖子上前抓住驴娃子的那条腿,直接往外拽。母驴痛苦地挣扎着,叫唤着,直喘粗气。我看得触目惊心,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紧揪着。母亲早已泪流满面,生怕母驴丢了性命,那可是家里唯一的财产啊。

刘婶连拉带扯,终于将驴娃子从母驴的身体里拽了出来,母驴一头栽在地上,疲惫地看着一旁几乎被分尸的幼崽,眼睛里透出无限的悲伤。刘婶终于松了一口气,母亲却“哇”的一下哭出声来。刘婶安慰母亲说别太难过,只要母驴活着就好,它以后还会下崽的。母亲无奈地点点头,在刘婶的帮助下,她将驴娃子的尸体收起来,埋在院门口的梨树下,便转身去照顾母驴了。

3

那一次,母驴足足一个月后才慢慢好起来。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,它开始出门走动了。在经过院外的那颗梨树时,它忽然就站在那里不肯挪步,默默嗅着那里的泥土,仿佛闻着自己孩子的气息。半晌后,它抬起头来,我忽然看见它的眼角,有颗晶莹剔透的泪珠,缓缓滴落下来。我就那么愣愣地看着它,看着它悲伤和无助的样子,心颤了。我忽然开始心疼母驴,并同情起它的遭遇来。

那是母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产仔,从那以后,它失去了一个做母亲的权利,再也没有怀过孕。

它每一次经过梨树时,都会停下来低头闻闻,仿佛在表达一种思念之情,看着让人心酸。

母亲虽然很想要一头能给家里带来经济效益的驴,但最终还是没舍得将母驴换掉,而是将它饲养了很多年,一直到老。

 赞  5
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9 − = 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