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人的婚戒

 2018/07/28 8:25  张正旭 《做人与处世》  (246)    

作家毕飞宇参加朋友聚会,大家谈论的话题围绕现代男女的婚恋观:市区的房子气派要美观,私家豪车品牌要壮观,个人存款7位起步才乐观。不少人为了达到这“三观”,深受其害,到了婚嫁年龄,男人面临着有婚结不得:没房没车没存折,女人昂贵娶不起;女方面临有婚嫁不得:没房没车没存折,这样男人嫁不得。毕飞宇听后一笑说:“这些男女需要有‘一戒通’,保证立马就结婚。”“这‘一戒通’到底是什么?”有人问。

毕飞宇说:“我的邻居男孩是个盲人,他爱上了另一个盲人姑娘。男孩找到了我,让我当他俩的证婚人,我欣然同意了。结婚那天,两位新人在交换结婚戒指的时候,谁都不会想到,男孩的戒指是泥巴做的,晒干的。他在陶瓷厂上班,他用陶瓷泥为对方做了一枚戒指,戒指有花草图案,还有日月星辰图案。可见,男孩为了这枚结婚戒指花了不少功夫。女方交换的戒指更绝,是用头发编成的。女孩说,她的头发又细又滑,为了编好它,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,花了几个月才编好。更绝的还在后面,男女交换戒指后,戴在指头上刚刚好。司仪很好奇,问他俩,这戒指怎么做到天衣无缝呢?男孩说,我常牵她的手,她的手已经留在了我的心里;女孩说,我常牵他的手,他的手也留在了我的心里。最后司仪大声宣布:这是一场‘一戒通’婚礼,是彼此把对方放进心里,牵手一世的婚礼。这婚礼,是給天下所有人看的,也是天下所有真情牵手的人学习的榜样。

现代人走向婚姻多是物欲的推动与考量,与内心的真情实感无关。只有“一戒通”的婚姻才会牵手一生,珍爱一世。

(编辑/北原)

 赞  0
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81 = 88